為寵物安樂死:有人糾結,有人丟下小狗后離開

admin2021年09月21日 01:41:11
閱讀:
標簽: 安樂死 李小明 主人 小狗
分享:

寵物醫生李小明33歲,入行10年,他把寵物當作自己的衣食父母,但時常也不得不面對親手為它們安樂死的情況。

2019年4月30日,上海,第八屆上海國際寵物博覽會,一位愛犬人士對這只柴犬十分喜愛,寵物消費是年輕人新趨勢
 
 當寵物醫生十年,
  安樂死仍是他心里的一道檻
 
  給病痛纏身的寵物安樂死,是“鏟屎官”們難以面對又難以逃避的話題。
 
  當一個小生命結束在自己手里,即便是以愛之名,還是會讓主人們免不了一次次的自責。
 
  寵物醫生李小明33歲,入行10年,他把寵物當作自己的衣食父母,但時常也不得不面對親手為它們安樂死的情況。
 
  當手握決定寵物去留的針管,他為飽受煎熬的寵物擺渡完生命的最后一程,也為命不該絕的寵物留下一線生的希望。
 
  一
 
  安靜地離開
 
  準備好器材,抽藥,安撫,保持安定,剃毛,找血管,消毒……執行著這一系列動作的時候,李小明在心里對眼前的寵物默念--“最后看一眼”“不要看我了”“不是我干的”。
 
  藥劑隨著針管推入寵物的靜脈,“死了吧?”檢查完呼吸心跳,李小明送上一句“走好”,就算完成了寵物安樂死的全過程。
 
  因為喜歡小動物,李小明在大學報的是畜牧獸醫專業。2011年,畢業后,全班六十幾個同學,真正從事寵物醫生的只有兩名,“在大人面前,玩貓玩狗就是不務正業,寵物醫師專業是這兩年才火起來的,在過去都很受排斥,工資低,又辛苦。”
 
  工作的頭兩年,李小明每個月都只能拿到500元的學徒工報酬,一天卻要工作12-15個小時,從早上6點開始開始打掃衛生,到晚上12點下班,沒有雙休日,遇到實在有急事,才能請個假。他形容自己完全是魔鬼訓練出來的,“有可能人家工作了15年接觸到的病例,還不及我們10年的多。”
 
  2016年,李小明和兩個朋友一起在揚州市合伙創立了獸醫小明寵物醫院,主要為周邊5公里社區里的“鏟屎官”提供寵物治療的服務,現在醫院里一共有5名寵物醫生,每個月需要接待600多個病例。
 
  平均每個月會有一到兩例是寵物安樂死的手術。在夏季和冬季,受到氣候和空氣的影響,寵物患重癥后的存活率比較低,安樂死的病例也會相對增多。
 
  兩年前,一個20多歲的女孩找到李小明。女孩剛成年,父親就去世了,從此家里只剩下她、母親和一只跟母女相依為命了11年的大金毛。
 
  大金毛特別黏人又聽話,總是乖乖地跟在主人腳后。每次大金毛在寵物醫院里洗澡,都是女孩一家來醫院親自為它洗。李小明記得,這只大金毛的口臭比較嚴重,后來洗完一次牙結石后,好多了。
 
  大狗太老了,腸道里長了腫瘤,當食物進入腸道,就會被腫瘤擋住,大金毛無法正常進食,一吃東西就吐,只能靠輸液進行營養攝入,外形已經瘦成了皮包骨。
 
  由于年事已高,大金毛的病情已經不再適合手術,就算堅持治療,也很有可能在治療過程中死去,“與其讓它在折騰中死去,不如讓它安靜地離開。”
 
  當大金毛接受安樂死的時候,女孩像所有久病成良醫的人一樣,對寵物安樂死早已有了了解和做好了思想準備。她靜靜地抱著她的大狗,靜靜地哭??粗⒙錅I,那一天,李小明和在場同事也不禁跟著落淚。
 
  當一次次被別人問到對寵物安樂死是否已經麻木時,李曉明想說:“這是工作,幾年了,做多了也就習慣了。”但是面對那些經常來醫院看病的寵物,他還是會不忍心。
 
  “如果哪一天需要給它們做安樂死,應該不只是難過,會感覺力不從心,五內俱焚吧。想著以前和這位女孩一起和它斗智斗勇,騙它吃藥、打針,在醫院手術室給這只大金毛下針的時候,手都抖了。”
 
  大金毛走了之后沒多久,女孩又養了一只大金毛,連名字都跟上一只大金毛一模一樣。
 
  二
 
  對不起,以后再也不養了
 
  比起老死或疾病而最后走向安樂死的寵物,因車禍或重傷等意外而不得不安樂死的寵物,它們的主人往往更加難以承受。
 
  李小明曾遇到過一個在培訓機構做教師的女孩,自己一人在揚州工作,租在城鄉結合部的一座二層民房里,靠養一只小薩摩耶陪伴自己。
 
  小薩摩耶從二樓摔下來的時候,腿上受了點傷,由于它還能動又能吃,正趕上連續加班的女孩沒有太當回事。
 
  那是個夏天,小薩摩耶的傷口很快潰爛。兩三天后,鄰居告訴女孩,你家的小狗狀態不太好,老是趴在那不動也不吃。開始緊張起來的女孩帶著小薩摩耶找到了李小明。
 
  獸醫小明寵物醫院里一只正在洗澡的泰迪
 
  送到的時候,小薩摩耶的各個器官都已經衰竭了。由于是幼犬,沒有注射過任何疫苗,李小明先是懷疑這只小薩摩耶得的可能是腸道病或者傳染病,然而,做完各項檢查,結果都是正常的。
 
  女孩方才說出小薩摩耶摔傷過腿,李小明于是開始檢查狗狗的腿,結果發現了觸目驚心的一幕--它的左大腿內側有一個窟窿,李小明判斷,這是從二樓掉下來的時候拉傷了,傷口感染爛了一個洞,洞的直徑有三厘米,洞里全都是蛆蟲,有幾百只的樣子。感染的細菌已經侵蝕到心臟、腸道。
 
  李小明沒敢讓女孩看,也沒敢讓女孩碰,他擔心一般人都接受不了這樣“惡心”的畫面。當時,小薩摩耶的心臟、呼吸都在衰竭,如果堅持要延續它的生命,就必須住進ICU氧艙里,完整的一套搶救加治療做下來,即便在揚州這個三線城市里,也需要5000元左右。但這也并不意味著小狗就能被治愈,“估計連1%的希望都沒有”。
 
  李小明建議給這只已經意識模糊的小狗安樂死,“如果不安樂死的話,這只狗狗頂多也只能再撐20個小時,而且要花費很多錢,還是早點走早點好,免得狗財兩空。”
 
  聽到“安樂死”,女孩一遍遍詢問李小明“什么叫安樂死”“怎么做”“疼不疼”?
 
  李小明把評估的結果和利弊得失一再解釋給女孩聽,他知道,“有些客戶是需要你幫他們做決定的,你需要引導她去做一個相對正確的選擇。”
 
  四十分鐘過去后,女孩結束了她的糾結,告訴李小明:“好,聽你的。”隨后,她簽下了給小狗安樂死的免責協議。
 
  安樂死的過程只有短短幾分鐘,但那天,女孩在現場哭了兩個多小時,她說自己對不起小狗,并反復說:“以后再也不養了。”
 
  對于是否應該進行安樂死,李小明需要根據寵物的治愈率、承受的痛苦、治療的時間、需要花費的金錢來進行綜合評估,并非主人提出想給生病的寵物安樂死,李小明就會答應。
 
  去年,一個老奶奶急匆匆來到醫院,抱了只患了急性胰腺炎的白色泰迪。胰腺炎對于幼犬來說是很嚴重的病,小泰迪每天掛完水回家,第二天早上來又都跟快死了一樣,身體軟綿綿的。
 
  當時,老奶奶坐在地上哭,表示:“不管花多少錢,都要救我們小狗,我不能沒有小狗。”
 
 
2020年3月30日,濟南,一位老人在遛狗
 
  治療進行到第十天的時候,老奶奶心態崩不住了,不忍心看著心愛的狗太辛苦,她主動提出了要給狗安樂死。
 
  但是,從檢查報告看,小泰迪的病情實際上是越來越好的,之所以呈現奄奄一息的狀態,是因為急性胰腺炎不能進食,由低血糖所致。當給小狗一輸上液,它的精神就會很快好起來。
 
  這種情況下,李小明勸老奶奶不要急著放棄,“不能保證治愈,但它的治愈率還是有的,再堅持一下,我們再治療兩天,如果到時還是不行的話,我們再安樂死。”
 
  老奶奶聽了李小明的話。當治療進行到兩星期的時候,小泰迪奇跡般地痊愈了?,F在,這只小泰迪還經常到李小明的寵物醫院里洗澡。
 
  三
 
  寵物是我們的衣食父母
 
  五六年前,寵物醫院里見到的“鏟屎官”,還是以中老年人為主,而現在,李小明見到的基本都是年輕人在養小貓小狗。
 
  這群年輕人大學剛畢業或還在讀書,除非家庭條件特別好的,很多都是透支在養,刷的花唄,這在李小明看來,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哪有那么多金錢去養寵物?養個寵物就是一筆固定消費,一個月從幾百到幾千的都有,他們又喜歡天天在外面玩,把寵物往那一丟,就出去蹦迪。”
 
  在李小明的記憶中,有一個住在鄉下的男孩,散養了一只狗有一兩年。狗喜歡到處亂跑,有段時間,他就用繩子把狗綁在家里。繩子被狗掙脫掉了,狗跑了出去,回來的時候就懷孕了。小狗生小狗是一件麻煩事,男孩不想要這麻煩,就找到了李小明,要求把這只懷孕的狗安樂死。
 
  李小明當場拒絕了他,“用我們這個行業的話說,這些寵物是我們的衣食父母,你怎么能這樣對待它們?就比如人家吃狗肉,我們就不可能去吃狗肉,你下不了口,道德上也過不去,心理上也過不去。”
 
  遇到這類明明寵物是健康的、卻被以種種理由要求給它安樂死的主人,李小明會盡可能耐心地跟他們解釋為什么不能安樂死,比如:“你這樣做是不對的,你當初就不應該養它,你如果要養的話,就稍微對它好一點。”如果主人還是堅決要求安樂死,李小明則堅決拒絕。
 
  不過,另一方面,李小明也能站在這些寵主的角度上去試圖理解他們的想法,“當他們照顧不好這些小狗,養下來,一窩有五六只,你能怎么辦呢?丟掉?這些流浪狗還會給社會造成負擔,只好提前結束。”
 
  2018年12月7日,南京街頭的流浪狗一家。寵物棄養是造成流浪狗問題的主要原因之一
 
  李小明記得,有一個男主人,家里養了只“又愛亂跑又兇又不聰明”的小狗,小狗養到兩三歲的時候,咬到了他的孩子,盡管只是輕度咬傷,但這給了男主人一個拋棄狗的“正當”理由,“能不能找人領養這只小狗?找不到人領養的話,就把它安樂死了。我沒時間養,我家人也不同意養。”
 
  “他可能也不是出于壞心思,只是想歪了。要真是出于邪惡,他完全可以把寵物直接丟掉,”李小明分析,“他可能就是想讓它快樂地、沒有痛苦地離開這個世界,要把它丟在外面流浪,寵物會更痛苦。”
 
  在李小明的寵物醫院門口,常常會出現生病或主人不想要的流浪狗被丟棄在這兒,曾有裝著流浪狗的牛皮紙箱上貼過字條,寫著:“狗有絕癥,沒錢治,不要了!你們醫院口碑這么好,一定會治好它吧?治不好就安樂吧,隨你們處置!”
 
  李小明看到后,內心的第一反應是恨不得把這些寵物的主人“打死”,“我們還要給它輸液治療,你不治療,丟不掉,你心里過不去。但是如果都這樣的話,我們能堅持多久?我們同事間開玩笑說,我們離破產還有多久?答,還差兩只狗吧?”
 
  這也是李小明不輕易建議身邊人養寵物的原因,“你要養,就好好養,養了又就承擔不起,不想負責任,這不就是自己挖了坑,讓別人填嗎?”
 
  因此,當身邊的親戚咨詢他,“家里養一只什么樣的小狗或小貓好?”李小明的回答永遠只有一個,“建議不養!”親戚們都以為李小明是在跟他們搞笑。
 
  李小明還用同樣的方式勸阻了不少附近小學和培訓機構里的孩子家長,當家長們隨口說“要養只小狗回家給小孩玩玩”時,李小明總是積極勸退:“要養一只很難哦,得花很多精力,小狗還要你自己遛,狗小時候會隨地大小便,比小孩還難養,你想想你一開始養小孩的那種感受?而且,你給小孩養了小狗,最后你又不想養了,對小孩心理也是一種創傷。”
 
  只有當對方堅持要養寵物并且表示想清楚、愿意為它負責到底的時候,李小明才會從專業的角度上開始給出具體的養寵建議。
 
  盡管心里喜愛小動物,但考慮到忙完工作的自己沒有那么多精力照顧它們,養寵物的消費也不便宜,李小明自己其實沒有養寵物,“可能等退休了之后會養。”
 
  四
 
  它真的不痛苦嗎
 
  在安樂死之前,很多寵物會一直盯著主人看,要主人抱抱,想回去,都走不動了,還剩兩步,也要往外走,走往家的方向。
 
  李小明不確定這些即將被安樂死的寵物是否知道自己要死了,但他確定的是,它肯定知道自己要疼了,“它可能覺得,主人為什么老是搞我?把我搞得這么疼了,還不帶我回家!”
 
  為了安撫寵物,李小明會拍拍它們,說:“不疼,挨一下就好了。”但他知道,這么做,更多的其實只是給主人一種安慰,“我首先是一個陌生人,寵物智商沒那么高,它聽不懂你人說話,很害怕的。它連小孩都不是,你跟小孩說不疼,他們都不信你的,何況寵物。”
 
  被熟悉的主人抱在懷里,寵物會漸漸安靜下來。
 
  此時,李小明開始為寵物進行深度麻醉。主人呼喚著懷里寵物的名字,像跟小孩說話一樣,安慰它道:“不要怕”“沒事”“睡一覺就好了”。但更多情況下,主人自己早已潰流成河,不忍看下去。
 
  在為寵物安樂死的年輕人當中,李小明發現能守在寵物身邊陪伴它們走完生命最后一刻的往往是女孩,“可能男生認為我抱著它,并不能讓它活過來,所以索性就不看了。但女生想要再陪陪它,要陪它到最后一分鐘,陪它到最后一秒,覺得我抱著它,它會開心一點,安心一點。”
 
  注射完麻醉后,等待寵物進入沒有意識和知覺的平穩狀態,李小明接著為寵物靜脈注射氯化鉀或氯化鎂藥劑,讓寵物的心臟快速停止跳動,在無痛中離開人世。
 
  安樂死的過程只需幾分鐘,快的話,甚至一分鐘就完成了。在寵物徹底失去生命的最后一刻,整個身體會發生一秒鐘不到的彈動,意味著寵物從此回到了它的喵星球或汪星球。
 
  這時,寵主們問李小明最多的就是:“它到底痛苦不痛苦?”
 
  李小明告訴他們:“不痛苦。”
 
  他明白,即使有痛苦,也可能只是最后的零點幾秒,“因為藥物讓心臟停止跳動,也就那一下,就沒了,不可能有長時間的痛苦掙扎,可能瀕臨生與死的那一剎那,是痛苦的。”
 
  在每次為寵物做安樂死之前,李小明一般會跟主人聊很長的時間,“如果是正常情況下老死的狗,80%的主人都要用一天以上的時間才能作出決定。”
 
  李小明要做的就是不斷跟寵主溝通,安撫他們的情緒。所謂溝通,其實就是陪寵主聊天,分散他們的注意力。當聊到安樂死的經過時,寵主會不停地重復問他:“真的沒有痛苦嗎?”或是:“真的是救不了,只能走這一步嗎?”
 
  2016年11月12日,英國波斯海灘,數百名動物愛好者陪即將安樂死的狗狗“小胡桃”進行最后一次散步。“小胡桃”的主人因不忍自己的愛狗忍受高齡病痛,決定對它實施安樂死
 
  時常,在寵物醫院溝通完后,寵主就回到家去繼續考慮,過會又給李小明打來電話,依舊問道他們最關心的一個問題:“它真的不痛苦嗎?”
 
  現實中,李小明經常會聽到關于寵物安樂死的質疑--“怎么不再治治,就安樂死了?我看它看上去還好啊。”“為什么忍心剝奪朝夕相伴的狗狗活下去的權利?”
 
  他也曾偶爾在腦海中閃過一絲“我們明明應該救寵物,結果在殺寵物”的念頭,但這種想法馬上會在下一秒被他自己否定掉,“這是做好事,不是做壞事。”
 
  從最初的學醫生涯開始,李小明就對寵物安樂死不排斥,讓他更加確定“寵物安樂死是好東西”的事不是來自動物身上,而是來自于人。
 
  2019年,從小陪伴李小明的奶奶得了腦梗。在她生命的最后幾天,都是李小明親自給奶奶輸的液,當時醫院和家里很多人都已經放棄了,只有李小明不想放棄這口氣。但最后一刻,他也想通了,覺得可能命運真的到了這一步了,該走了。
 
  “我奶奶走的時候是沒有意識的,或者有意識,但是表達不出來,最后走的過程其實也持續了好幾天。當時我最擔心的是,我奶奶的年紀也八十幾歲了,如果她真的要走了,她這幾天的痛苦,為什么不能把她給解決掉?已經無力回天的事情,為什么不讓她長痛不如短痛?”
 
  在獸醫小明寵物醫院里,除了李小明和另一名同事,另外三名剛入行兩三年的同事還不忍心親手給寵物安樂死,“可能她們會覺得是自己殺了一個小生命。”
 
  當執行寵物安樂死的時候,李小明要她們幫忙,同事往往會推辭,說:“壞人還是你們來做吧。”但李小明相信,“只要再過兩年,她們肯定也會去操作。”

 
  *文中李小明為化名
  作者/ 葉丹穎 
 
  

注:本文系作者 admin 授權融媒體發表,并經融媒體編輯,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我要圍觀…
705人參與 36條評論
  • 最熱評論
  • 最新評論
加力那24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Taso韓先生28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加力那28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Taso韓先生24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admin

關注

現專注于互聯網行業—公關領域。興趣廣泛,熱愛傳統文化,以及看書,閑時寫些文字等。

  • 17萬閱讀量
  • 17萬文章數
  • 3評論數
作者文章
  • 許家印的膽子,咋這么大呢

  • 美女支教老師龍晶睛,到底是去支教的,還是去添亂的?

  • 恐怕又是“空頭對空頭”的形式主義鬧劇

  • 恒大群雷滾滾,爆出哪些社會風險點?

  • 2020 年全球傳媒產業發展報告

關于我們 |加入我們 |廣告及服務 |提交建議
友情鏈接
賽迪網 |鈦媒體 |虎嗅網 |品途網 |i黑馬 |果殼網 |砍柴網 |創業邦 |易觀網 |凱恩思 |創業邦 |獵奇網 |輿情之家
Copyright?2003-2015 融媒體版權
粵ICP備05052968
加藤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