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國樞:睡在一個寢室的我的兄弟

admin2021年03月28日 16:55:37
閱讀:
標簽: 寢室 楊喬 大胡子 上海
分享:

下了火車,有人來接,到了學校,遠遠看見”復旦大學“幾個字,很是親切,覺得好像早就見過,這是世界上寫得最好的四個字,怎么看怎么舒服!

 
  1978年春,我考入上海復旦大學。
 
  原本是秋天入學的,全國恢復高考,各地準備不足,秋季開始考試,春季才能入學。
 
  剛到上海,一切新鮮!
 
  畢竟,從金沙江邊小縣城,第一次來到大上海!
 
  下了火車,有人來接,到了學校,遠遠看見”復旦大學“幾個字,很是親切,覺得好像早就見過,這是世界上寫得最好的四個字,怎么看怎么舒服!
 
  報到以后,分配宿舍。
 
  復旦新聞系77級,代號為7713。男生全住6號樓,一個寢室住7人。
 
  這7個人,便成了睡在一個寢室的兄弟,
 
  要在一起,生活四年。
 
  先見到的是小潘,潘玉鵬,一個瘦瘦的,斯斯文文,戴著眼鏡的小伙。他那眼鏡一看度數就不低,鏡片厚厚的,頗有分量。小潘是上海人,來得早,熱情招呼我說,你愿意睡在哪里,自己找個位置吧。
 
  我看了看,寢室四張床,上鋪下鋪,共8個床位,靠窗四個床位,已經有人住下,我便挑了靠門右邊上鋪。打開行李,小潘幫著我,遞這遞那,很快,床鋪便已收拾妥貼。小潘說,還得買飯票呢,食堂不遠,我陪你去吧!
 
  剛到學校,突然與6個與自己素不相識但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朝夕相處,便有了不少新鮮感,一到晚上,全熄了燈,你一句我一句,聊不完的天,說不完的話題。
 
  不用幾天,七個人全熟了。
 
  我的下鋪朱光明,也上海人,也戴眼鏡,比起小潘,內向些,說話聲音不大,帶有上??谝?,看上去文質彬彬。
 
  靠門左邊上鋪,我的對面,住的是何恒運,湖南郴州人,一臉濃密胡子,天天在刮,卻仍是黑乎乎看得見毛茬,我們便叫他大胡子。
 
  靠窗四人,除潘玉鵬外,朱大建和顧萬明也是上海人,還有一人,來自西藏,名叫晉源,臉色略黑,頭發卷卷的,舉止言談,慢條斯理,很是沉穩。
 
  7人住在同一寢室,自然而然,形成一個集體,小組學習,參加勞動,總是幾個人在一起。因為大家曾經被耽誤了青春,一上大學,學習都抓得很緊,上課認真聽講,詳細做好筆記。下午吃過晚飯,便各奔東西,或到圖書館占座看書,或到階梯教室自習,直到十點半鐘,這才回來,稍加收拾收拾,十一點鐘,學校就會準時關燈。
 
  我讀大學時,已經結了婚。妻子楊喬,遠在四川,只有靠鴻雁傳書,聯絡感情。幾乎是,每隔一周的周四下午,總有一封信寄自四川,厚厚十好幾頁。幾位弟兄漸漸摸準我這規律,到了這個日子,總會拿我打趣,嚯,今天小詹如此高興,肯定會有好事發生!我并不言語,只是一笑,趕緊看信。
 
  讀書之時,心無旁騖,連走路都在背單詞。然而,一到寒假,是最難熬的日子。雖然可以“帶薪學習”,畢竟我和楊喬,每月37元,都是最低工資。楊喬善良克己,堅決給我寄40元,她們娘倆,就靠34元度日!上海到四川,遠隔千萬里,來回路費,不是一筆小數。每個寒假,我不回家,一個人,孤零零住在空蕩蕩大樓里我們那間寢室。上海冬天挺冷,卻又沒有暖氣,夜里蓋上棉被加上大衣棉褲,早上起來,臉盆里已經結冰。
 
  上海幾位同學,曉得我這情況,每逢春節,必來請我,一家一家,非常熱情。記得那年先到朱大建家。室外寒風嗖嗖,進門溫暖如春!大建一家人,見我格外親,不一會兒,一個大圓桌,全擺滿了熱氣騰騰的上海菜!記得當時不爭氣,想方便,不好說,大建看出來了,笑笑,將布簾一拉說,諾,就在里面!回校聊起此事,幾位上海同學說,嗨,這算什么,上海都這樣!
 
  小潘家只小兩口,斯斯文文,東西弄得素凈可口。光明家是高級知識分子,住一幢西式洋樓,鬧中取靜,院中綠樹成蔭,地板擦得錚亮,可以照見人影。小顧家給我留下深刻印像,房很小,很窄,順木樓梯上去,面積不大,擺滿了東西。一抬頭,上面還有一小閣樓!小顧帶我爬上去,屋頂下面,只能放一張床。小顧說,我要是回家,就住在這里。
 
  那些日子,上海春節,因了同學熱情照顧,我沒有想家,也沒感到孤獨,仿佛這里也還有家,以及那么多親人!后為與楊喬聊起此事,楊喬說,有你這么幾個好兄弟,我就放心了,這是你的運氣。只要說起同寢室幾位同學,楊喬都如數家珍,知道得清清楚楚。
 
  晉源的廬山真面目,是開學一段時間發現的,他是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阿沛阿旺晉美的兒子。寢室7人中,年紀最小,但卻舉止文雅,說話做事比較得體,畢竟在貴族環境中長期熏陶,不大一樣。我畢業分配到京第二年,楊喬和兒子,也從四川調來,一大堆家俱雜物,全堆在晉源家里!我曾應邀到他家中吃飯,這是第一次到國家領導人家里,這才曉得他們弟兄幾個,一大排房子,各住各的,相敬如賓。畢業后,晉源回到西藏,從事公益基金工作,為內地支援西藏奔走效力,如今在西藏自治區政協擔任副主席。
 
  大胡子何恒運,和我關系最好,畢竟我們都來自小地方,有共同語言。每年寒假,大胡子回校,總要帶些好吃的,滿滿一飯盒香腸臘肉!我倆到復旦校園撿來一些干樹枝,在6號樓洗漱房里,找兩個磚頭,將飯盒支上,燒得呼呼直冒熱氣,我和大胡子吃得滿嘴流油,連呼過癮!大胡子畢業后,在湖南日報郴州記者站工作,工作非常出色,敢于仗義執言,在當地群眾中威望很高,卻恰恰因此,沒有調到省城。大胡子來京時,我們總要見面,他感慨極多,有一肚子話要說,喝酒以后,臉紅紅的,有時會流下淚來。沒想到的是,數年前傳來大胡子去世的消息,他還年輕,原本不該走的!
 
朱大建,顧萬明,詹國樞,何恒運,朱光明,潘玉鵬,晉源(從左至右)。2005年復旦百年校慶,七位室友合影。

注:本文系作者 admin 授權融媒體發表,并經融媒體編輯,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我要圍觀…
705人參與 36條評論
  • 最熱評論
  • 最新評論
加力那24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Taso韓先生28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加力那28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Taso韓先生24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admin

關注

現專注于互聯網行業—公關領域。興趣廣泛,熱愛傳統文化,以及看書,閑時寫些文字等。

  • 17萬閱讀量
  • 17萬文章數
  • 3評論數
作者文章
  • 堅果資本孫鴻達:如何判斷新品牌的長期主義?

  • 移風易俗工作如何做好輿情的疏與導?

  • 在新疆問題上,中國別無選擇,只有堅決回擊

  • 印度央行成立“外部咨詢委員會”,或影響該國支付銀行未來命運

  • 為寵物安樂死:有人糾結,有人丟下小狗后離開

關于我們 |加入我們 |廣告及服務 |提交建議
友情鏈接
賽迪網 |鈦媒體 |虎嗅網 |品途網 |i黑馬 |果殼網 |砍柴網 |創業邦 |易觀網 |凱恩思 |蜜蜂網 |獵奇網 |企業網
Copyright?2003-2015 融媒體版權
粵ICP備05052968
加藤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