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窮人批量上線

admin2021年05月02日 18:18:07
閱讀:
標簽: 貧困 精神 食物 銀行
分享: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精神貧窮之人,沒有生活的動力,沒有感恩的心。貪婪自私,幸災樂禍,落井下石,容不得別人好心的指正與勸導……喚醒他們太難了……

 
  3月1日,上??系禄谝粋€“食物銀行”上市,地點在楊浦區嫩江餐廳。這是一個免費自取冰箱,里面有原味雞、辣雞翅、黃金雞塊、華夫、可頌等余量食物,寫有如下字樣:“厲行節約、珍惜糧食、物盡其用、合理拿取”。
 
  余量食物指的是臨近過期但仍可放心食用的安全食品,與其白白扔掉,不如送給有需要的市民。本來,這是一件公益善舉。但是,這兩天,事情走歪了,冰箱遭到哄搶:
 
 
  視頻里那些搶食物的人,生龍活虎,衣著光鮮,顯然并不是真的需要免費食物的困難群眾。
 
  他們只是想白占便宜。搶著搶著,有些食物甚至被丟到了地上。他們不是物質上困難,而是精神上困難。
 
  經過四十年改革開放,當下中國的物資豐裕程度,已是幾千年來所未有。在北上深廣這樣的大都市,只要身體健康,愿意工作,吃飽飯并非難事。像1982年電影《牧馬人》里的名場面--逃荒姑娘因為一頓飯委身陌生人,如今已不復再有。
 
  階層雖已趨于固化,但仍在流動之中,所以,雖然從城市到農村,都還有很多窮人,貧富分化,但一個人,如果勤勞加上聰慧機敏,還有機會實現階層躍遷。在大多數農村,“村村通”之后,只要勤勞,溫飽(不是小康)就不會是問題。怕的是家庭遭遇疾病、災禍等意外重大事件,掉入困境,求助無門,這就需要社會兜底保障體系給予扶助支持。
 
  可怕的是,很多人在精神上的貧困卻是根深蒂固,被“窮人思維”深深捆縛。這些人,絲毫沒有機會成本、時間成本的概念,心中也沒有他人,
 
  他們穿著幾千塊一件的羽絨服,對在垃圾車中取暖中毒而死的留守兒童視而不見,毫無感應。
 
  他們追捧著電視廣告中那些騙子大師,花費幾萬幾十萬買效果可疑的保健品,對那些善意發出警告者嗤之以鼻,乃至飽以老拳。
 
  他們擁有一身健身房錘煉出來的腹肌、胸肌、肱二頭肌,對幾塊錢的臨期免費食品無比饑渴。
 
  他們索取著“免費”一切,對公共事務卻從來一毛不拔,乃至像中山狼一樣對助人者反咬一口。
 
  互聯網時代,我們看到,“精神窮人”正批量上線。
 
  當我在呦呦鹿鳴的社交賬號上轉發了這個視頻之后,雖然我只字未提“老人”二字(視頻顯示有明顯的中年人),卻被一位讀者怒噴為“嘲笑中國老人沒素質”,而且斷定是“為肯德基卑劣的營銷手段幫腔”:
 
  圖片
 
  這類“總有刁民想害朕”的“陰謀論”,也是精神貧困的一種。
 
  因為很少關注新聞的緣故,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食物銀行”根本就不是新鮮事。
 
  比如,在上海居住的時候,有一小段時間我常去真北路的麥德龍超市(也是麥德龍總部)。這家德國超市早在2013年就將國外流行的“食物銀行”理念引進上海,將臨期食品免費提供給附近的百達敬老院,2014年又將這一模式推廣到另外四個店。
 
  也不僅是麥德龍,2020年9月,在上海國順東路55弄的浣紗睦鄰中心,新增了一座高2米的橙色冰箱,這是由新加坡的星展銀行捐贈的“食物銀行”,該項目計劃在上海投放50個。
 
圖自上觀新聞
 
  也不僅僅在上海,2019年,福建廈門也出現了“愛心食物銀行”,領取的對象主要有環衛工人、外賣小哥等。除了麥德龍之外,見福便利店、元初超市、閩籃超市、民興超市、市鹽業公司也加入了。
 
  也就是說,肯德基參加“食物銀行”只是見賢思齊,又何來“卑劣營銷”“故意安裝攝像頭”之說?即便人家裝了攝像頭,你不哄搶不就行了嗎?豈能把哄搶當作理所當然?
 
  “食物銀行”在歐美國家有較高的普及度,比如,比利時每年有10萬窮人從“食物銀行”獲得免費食物。參加這一慈善的不僅有企業,還有很多普通市民。在超市購物時,一些顧客會多買一份食品放在超市的“食物銀行筒”內,再由公益組織收集發放。
 
  所以說,“食物銀行”考驗的至少是社會三個方面:一是企業的愛心,這意味著企業社會責任意識的普及;二是大眾的普遍參與,這意味著“我為人人”的公益共識;三是社會組織的發達,以保障項目的合理分配、順利運行。
 
  舉例來說,這種免費冰箱是不是可以設立一個小門檻,安裝一種“一張身份證一天只能領取一次”的控制設備?食物的日期管理和分裝,是不是可以設計更高效的流轉體系?這種設備和體系,不可能每個愛心企業都有能力和精力去設計研發。
 
  自然,也考驗大眾對一項善舉的認知能力。
 
  有時候,精神上的貧困是系統性的。
 
  這篇文章到這里本來應該結束了,但我長期關注“精神貧困”,也常在文章中提及。所以,接下來補充談一些小眾領域的相關問題。
 
  2018年9月,《鄉村振興戰略規劃( 2018-2022 年) 》中出現一段話:“鞏固脫貧攻堅成果,注重扶志扶智,引導貧困群眾克服‘等靠要’思想,逐步消除精神貧困。”這是“精神貧困”一詞第一次出現在政策文件中。
 
  可惜的是,這兩年多來,我看各大官網、學術期刊上關于“精神貧困”的研究,普遍停留在初級、粗糙乃至粗鄙的階段。一些所謂教授,連“精神貧困”的概念和外延都沒理清楚,就發表課題研究成果,將其與“文化貧困”、“心理健康問題”等概念混同使用。還有的,將“精神貧困”局限在極度貧困的老少邊窮地區,無視大城市里的精神荒漠。
 
  某些人高高在上的樣子,像極了爬到樹上露出紅屁股的猴子們。
 
  有的專家,調研了一省的“精神貧困”現象后,其中堂而皇之的結論本身,反映的恰恰不是底層農民的精神貧困,而是“解決精神貧困者”自身的貧困--因循守舊、懶惰粗暴、話語枯竭,仿佛幾十年前的人穿越到了現代。
 
  還有的大教授,我就不說名字了,白紙黑字,張口就來“物質上的貧困必然導致精神上的貧困”,完全無視《論語》中“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不改其樂”的優良傳統;更無視貧困交加的司馬遷、曹雪芹如何給中國文化提供了豐厚的食糧。
 
  我不愿意得罪人,但也不能不說出觀察感受:許多研究“精神貧困”的所謂“高級人士”,自己本身就挺精神貧困的,雖然他們領取了數額不菲的課題經費,甚至居住在大別墅里。
 
  批量上線的精神窮人,不僅有貧困農村那種“等靠要”的少數強壯懶漢,更多的,是一個個看起來光鮮亮麗乃至窮奢極欲的人們。
 
  什么是精神窮人呢?這是呦呦鹿鳴的觀點,歡迎大家補充:當一個人上進之心暗淡無光,自甘麻木墮落;當一個人心無敬畏,拒絕現代知識體系、拒斥現代文明;當一個人索取無度,不知節制;當一個人羞恥心、同理心蒙昧不清,內外皆為一己之私所統治;當一個人“良知”未能醒覺,事事虛偽--他就是精神上的窮人。
 
  這種排斥文明的窮,會成為一種精神貧窮的亞文化。這種文化一旦形成,就會在家庭里、家族里、社群里,代際傳遞。
 
  值得欣慰的是,從呦呦鹿鳴后臺七年來互動來看,絕大多數關注者在精神上都挺富有的,即便少數人偶遇人生難關,也能堅持住、挺過去。日拱一卒,我們的人生就是一座慶賀的禮堂。

 
作者/黃志杰

注:本文系作者 admin 授權融媒體發表,并經融媒體編輯,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我要圍觀…
705人參與 36條評論
  • 最熱評論
  • 最新評論
加力那24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Taso韓先生28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加力那28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Taso韓先生24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admin

關注

現專注于互聯網行業—公關領域。興趣廣泛,熱愛傳統文化,以及看書,閑時寫些文字等。

  • 17萬閱讀量
  • 17萬文章數
  • 3評論數
作者文章
  • 深山藏不住有夢的眼睛

  • 提問題發牢騷容易,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難

  • 清華大學后勤人:芝蘭有位“雙語”阿姨

  • 2027年會是解決臺灣問題的最后期限嗎?

  • 詹國樞:挫折驟然而至,老詹如何應對

關于我們 |加入我們 |廣告及服務 |提交建議
友情鏈接
賽迪網 |鈦媒體 |虎嗅網 |品途網 |i黑馬 |果殼網 |砍柴網 |創業邦 |易觀網 |凱恩思 |蜜蜂網 |獵奇網 |企業網
Copyright?2003-2015 融媒體版權
粵ICP備05052968
加藤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