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外服飾半個世紀以來的面料創新,也是一場人與自然的角力

admin2021年05月02日 18:18:13
閱讀:
標簽: 戶外運動 面料 防水
分享:

有了這樣的面料,早期的戶外運動愛好者們終于能夠更輕便地走入自然。


  “在每個人心里,都有一種無法熄滅的渴望,那便是回歸自然本源。只有在自然當中,人才會覺得自己作為一個完整的人存在。”《美好生活--中產階級的生活史》一書中,兩位瑞典作者引述 19 世紀瑞典旅游俱樂部年鑒中的這段話,解釋人與自然的關系。
 
  在新冠疫情已持續超過一年的當下,這種對自然“無法熄滅的渴望”,以戶外運動的形式回歸人們心中。據美國公關公司 CGPR 去年發布的報告,20%的美國消費者選擇在疫情后把更多時間花在戶外。而在國內,2020 年也被稱為“野餐元年”。
 
  不過,想要舒適地走入自然,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
 
  崇拜與期待馴服
 
  1760 年,法國科學家德·索修爾(Horace Bénédict de Saussure)著迷于阿爾卑斯山區的植物和地質研究,為了登上勃朗峰,他在阿爾卑斯山腳下的霞慕尼(Chamonix)鎮公開懸賞:只要誰能找到登頂勃朗峰的路徑,就可獲得兩個幾尼的酬勞。
 
  然而直到 26 年后的 1786 年 6 月,索修爾的懸賞才得到回應。霞慕尼鎮一名 26 歲的水晶石獵人包曼( Jacques Balmat)在橋邊休息時,偶然聽說這筆賞金,畢竟在當年,兩個幾尼相當于鎮上普通導游 12 天的薪水。為了賞金,包曼決定一試。
 
  于是,包曼背上一些面包和用來暖身的白蘭地出發了,但很快遇上壞天氣,他只能躲在巖石下過夜,用背包作枕頭,雪靴墊背,整晚靠不斷跺腳和拍打雙手來取暖。然而,衣服和用來護臉的手帕都凍硬了,朝陽邊的迷霧還遲遲不散。
 
  就這樣,登頂的嘗試被迫推遲。直到8月7日,天氣轉好,包曼才做足準備,和帕卡爾醫生帶上登山棍、食物和其它儀器再次出發。8 月 8 日傍晚,頂峰終于出現在眼前。
 
  登頂歸來的兩人并沒有見到熱烈慶祝的人群。相反,帕卡爾立刻倒床不起,短暫失明且曬傷嚴重。雖然結局并不完美,但正是包曼和帕卡爾的故事,正式拉開了現代戶外運動的序幕。
 
  從 18 世紀末到二戰后的半個世紀里,攀巖和野營的人群從貴族和科學家逐漸擴展到中產階級之中,戶外運動成了一種新的生活方式。早期的旅游指南,充斥著雄偉的山脈、裸露的峽谷以及奔騰的激流?!睹篮蒙睢芬粫赋?,新中產階級對攀登險峰和跋涉荒野的新興趣,其實是為了表示自己能夠控制“內在于他的和外在于他的自然世界”。
 
  面對那些等待被征服險峰和荒野,人們當然不希望再次經歷包曼在雪地那晚的遭遇,或像帕卡爾那樣受曬傷折磨。對于穿著的要求聚焦在最基本的功能上——防水、透氣、防風。
 
  然而,單單防水這一項,就不是件容易的事。起初的防水面料,是通過調整衣服的纖維密度來達到防水效果。其中,純棉面料最常見--干燥時,經緯紗線間的間隙較大,能夠保證汗水的順暢蒸發;雨水淋后,棉紗膨脹,間隙縮減,防止雨水滲透。這類面料的代表,是由英國科學家團隊研發的文泰爾(Ventile)。
 
  再其次是混合面料,將棉紗與尼龍或者聚酯纖維按照不同比例織在一起。典型例子包括 1965 年由美國野外用品公司Sierra Designs 開發的60/40(60%棉和40%的尼龍混合),以及瑞典戶外品牌北極狐(Fj?llr?ven)于1969年開發的G-1000(65%的聚酯纖維和35%的棉紗混紡)。
 
  另一種也很常見的早期面料,則是油蠟布,將棉織物浸油、浸蠟后再縫制。英國三大風衣品牌博柏利(Burberry)、雅格獅丹(Aquascutum)和巴伯爾(Barbour)就常使用這種面料。
 
  不過,這些方式都或多或少無法同時保證防水和透氣。比如,60/40雖然既耐磨又透氣,但必須要在外表涂蠟才能防水。而油蠟布每隔一兩年就得重新上蠟,才能保持良好的防風防水功能;穿在身上,不僅感覺沉甸甸的,還散發著一股油蠟特有的臭味。
 
  這個問題在 GORE-TEX 面料誕生后得到了突破。1958年,來自美國愛達荷州的化學工程師Wilbert L. Gore離開杜邦公司,研究PTFE(聚四氟乙烯)的多種應用。聚四氟乙烯,也就是我們俗稱的“特氟龍”,你在買不粘鍋時可能經常聽到這個名字。
 
  當然,它作為抗腐蝕性材料,也廣泛應用于化工和醫學領域。1969年 10 月,他的兒子Bob Gore在自家地下室中,發現快速拉伸PTFE能形成具有防水功能的網狀結構薄膜。他將這種微孔薄膜材料命名為膨體聚四氟乙烯(ePTFE)。
 
  這種薄膜每平方厘米上有14億個微孔,比水滴小 20,000倍,但比水蒸汽分子大700倍,因此在不透水的同時卻能透氣,壓合在尼龍材料里,就可以作為戶外服裝面料。
 
  比起市面上已有的面料,它終于突破了防水與透氣不能兼容的矛盾,并于 1975 年接到了來自美國戶外品牌 Early Winters的第一筆商業訂單,將這種面料應用于雨衣。
 
  有了這樣的面料,早期的戶外運動愛好者們終于能夠更輕便地走入自然。
 
  好奇與加速探索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立刻享受到這些早期的面料創新所帶來的好處。畢竟,時至今日,傳統戶外運動的費用依然昂貴不已。比如,想要登頂珠峰,你至少需要準備 30 萬元人民幣。
 
  受消費門檻的限制,直到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也就是GORE-TEX面料誕生的十多年后,戶外運動才逐漸從小眾圈層走向大眾認知。這也是因為,戶外運動自身逐漸變得室內化、都市化和休閑化。
 
  “戶外運動絕對不是兩個人站在山頂這樣的單一形象,它可以是在公園中散散步,或者進行兩英里的徒步。”美國戶外品牌邁樂(Merrell)品牌總裁Sue Rechner說。他們曾推出主題為“One Trail”的廣告,采用攝影師在美國各州戶外沿途拍攝下的人物照片,展現戶外運動參與者的多元性。對于大部分人而言,對自然的探索,成了一種生活方式層面的理想--雖然你可能不會去攀登珠峰或K2,但仍然抱有這種渴望,并希望通過衣著展現出來。
 
  這幾年各類小眾運動在國內興起,就拿越野跑舉例,曾經在世界跑者心中殿堂級別的賽事UTMB,開始與中國賽事公司合作。2018年,在云南邊陲小城騰沖舉辦了亞洲首個被UTMB官方支持的賽事。當年這場比賽,吸引了來自25個國家和地區的近1815名中外選手。
 
  然而僅兩年后,賽事規模就擴展到5000人。越野跑在騰沖的落地也成為這一運動在全國發展的縮影。2015年,中國大陸尚不足 30 場越野賽,而到了 2018 年上半年,就已經達到了 250 場。
 
  像越野跑這樣的新興戶外運動在當下的中國越來越多樣。和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歐美國家類似,中國戶外運動市場也變得更為多元,產品創新的應用場景更為細分。
 
  “最開始,大家對于戶外的理解,大多就是徒步、攀巖,選擇也比較單一,而對裝備的需求,一般就是防風防水。隨著收入和消費水平的提升,路跑、馬拉松等運動興起,參與者的范圍變大。之后,受國外影響,高山滑雪、Glamping(豪華露營)這類小眾項目也進來了。冬奧會申奧成功后,冰雪項目類又得到推廣。”
 
  戈爾紡織品部大中華區市場總監朱雋說道,“隨著中國戶外市場的發展和消費者對于舒適要求的升級,GORE-TEX品牌關注使用運動場景變化,以Fitness for use(環境適用性)為品牌理念的優勢也充分體現出來。在不同場景從事不同的運動,所需要的產品是不一樣的。戈爾一直在不斷的擴展和迭代產品科技,就是為了給不同需求的消費者提供具備持久保護和舒適性的產品”。
 
  以鞋品為例,80年代GORE-TEX鞋品是采用襪套的方式,在鞋面材料及里襯中間,加入GORE-TEX襪套,從而實防水功能, 這個科技普遍應用在戶外徒步,登山等戶外鞋中。伴隨著人們對于舒適要求的提升,戈爾發現消費者不僅會在戶外登山時需要防水功能,在日常的城市生活中,防水、透氣等曾經不被重視的需求,也開始得到消費者關注。
 
  于是,GORE-TEX產品專家研究出360°透氣防水的鞋品結構,突破傳統鞋底無法透氣的難題。并且,為配合不同應用場景下鞋品的穿著需求,在結構上提供了多種選擇。一種是在鞋幫兩側增加孔洞,與ECCO合作的鞋款使用的就是這種技術;一種是通過鞋底部開槽留出空間;還有一種是在襪套與鞋底中加入透氣夾層,依靠夾層實現鞋底透氣。這三種科技結構都于 2013 年推出,被統稱為 GORE-TEX SURROUND? 科技。
 
  而如今,為了滿足跑步愛好者的需求,戈爾開發出GORE-TEX INVISIBLE FIT科技,將防水透氣的GORE-TEX薄膜直接壓合在鞋面材料成為鞋面的一部分,減少接縫、皺褶帶來的磨蹭不適,有效減輕鞋子重量,并提升透氣度。
 
  “不管是面料結構還是工藝上的革新,都是隨著市場需求和消費者運動行為的變化來進行的。”朱雋說。
 
  而且所有的創新,仍然是圍繞舒適度展開的--但“何為舒適”的標準,并沒有改變,只是依不同場景會有不同展現形式。“舒適其實仍然是一個熱平衡的概念,也就是人產生的熱能和流失的熱能,達到一個平衡狀態。”
 
  “舒適一定是在某個場景中,人的具體感受。”戈爾紡織品事業部大中華區銷售總監王浩力補充道。
 
  客戶們經常問王浩力,哪塊面料最好?但他覺得,這個問題沒有答案。“首先要解決的,是面料用在哪里?給誰用?從來沒有最好的,只有最適合這個場景的。”
 
  共處與追求平衡
 
  美國自然攝影師、戶外運動愛好者歐陽凱(Kyle Obermann)獨自站在四川貢嘎環線海拔4800米的崎嶇路段上。這是2019年9月19日,兩天后就是世界清潔日。2 年前,歐陽凱第二次行走這條中國最熱門的高海拔徒步路線,發現幾乎每個營地的花海都快變成“垃圾海”。2 年后的這個秋天,他決定花 10 小時 29 分鐘重走貢嘎,不僅發起對個人身體素質的挑戰,還要沿途撿拾人們亂丟的垃圾,“用自己的方式讓大家看看貢嘎環線有多么美”。這個故事迅速引起關注,在其個人微博上獲得了近 20 萬的點擊量。
 
  歐陽凱的故事向人們傳遞了一個明確信息:越野運動和戶外運動愛好者有責任保護自然環境,并為這片承載著他們愛好的自然空間做出貢獻。這種跑步拾荒運動其實起源于瑞典的Plogging,近些年在中國戶外群體中也越來越流行。2018年8月成立的中國最大的環保越野跑組織之一--北京奧易(Craft Plogging)目前已經在8個地區組織了35場Plogging活動。
 
  與戶外運動的環保趨勢相對應,戶外服飾領域的可持續行動也很早就開始了。2011 年“黑色星期五”購物節,戶外運動品牌 Patagonia就曾在《紐約時報》打出廣告“不要購買這件夾克”,號召消費者,穿回舊衣服,減少不必要的垃圾。
 
  “我們的技術一直在升級迭代,而目前最先被淘汰的,就是不環保的。”王浩力介紹說,戈爾公司三十多年前就已提出延長產品使用壽命的目標,目前在面料環保上主要關注三個領域--紡前染色、回收紗和去除氟化物。這也是服裝行業在環保技術上進展較快、應用較廣的三個領域。
 
  紡前染色技術于1989年由德國西北紡織研究中心的E.Schollmeyer發明,是借助二氧化碳把染料溶解送到纖維孔隙,不需要清洗、烘干等操作過程,未利用的染料亦可回收。“當然,紡前染色技術在GORE-TEX產品上的應用還處于不斷發展與優化階段,要攻克紡前染色的環保類產品,需要與上下游配合,確保防水透氣能性能不會受到影響。”朱雋說。
 
  回收紗則算是目前運動服飾行業最常見的環保材料之一,始祖鳥、阿迪達斯、耐克等品牌均有應用。它的原料是再生聚酯,也就是回收過來的舊塑料、塑料垃圾,比原生聚酯要貴 10-20% 左右。阿迪達斯全球品牌負責人 Eric Lidtke曾表示,價差是集團花費6年時間才轉而采用再生聚酯的原因。
 
  王浩力也告訴我們:“挑戰主要在價格上。為什么有些人愿意去做環保,有些人不愿意去做?因為環保意味著你可能要有額外的投入,以及生產工藝等各方面還會面臨一些挑戰。而從銷售的角度來看,我們引進理念后,是通過影響我們的合作伙伴,再去影響到消費者。”
 
  2018年秋冬,戈爾推出了一系列應用不含氟的防潑水劑的GORE-TEX產品。朱雋表示,盡管防潑水產品已經很成熟,但重新改變產品原料,依然需要做大量新功課。“因為不含氟的防潑水劑可能會對功能性產生一些影響,我們要達到一個最佳平衡點。”在她看來,未來環保面料領域最大的挑戰和突破,就是如何讓面料在保持原有功能的情況下,做到完全環保。
 
  蕾切爾·卡森在《寂靜的春天》中寫道:“自然平衡并不是一個靜止固定的狀態;它是一種活動的、永遠變化的、不斷調整的狀態。人也是這個平衡中的一部分。當這一平衡受人本身的活動影響過于頻繁時,它總是變得對人不利。”2020 年的新冠疫情讓這種對平衡的認識從戶外運動行業擴展至更多人,并轉化為行動:以瑞典女孩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為代表的“Greta一代”,正在成為更具環保意識的消費者;包括比爾·蓋茨(Bill Gates)在內的一些投資人和投資機構,則將目光投向能源技術初創企業。
 
  ······
 
  回頭看,人們在戶外穿著上已經從追求基本的防水功能,到探索不同場景下舒適的定義,演進到如今對可持續性的追求。人們與自然的關系,也逐漸從馴服、探索演化到追求平衡。
 
  而這一切,距離 1969 年的那個十月,已過去半個多世紀。
 
  去年9月20日,時年83歲的Bob Gore去世。人們再次翻出他重現自己52年前如何在地下室里攻克防水材料不透氣問題的視頻。
 
  “這是一個加熱中的烤箱,這些聚合物被加熱到了300度左右的高溫,當時我整個人都發快瘋了,因為一切似乎越來越不對勁。所以我有點自暴自棄,決定給這個聚合物來一個猛力的、快速的拉伸。”他在視頻尾端張開雙臂,一條柔軟的白色聚合物被拉成纖細的長條。他藍色的眼睛看向鏡頭,露出微笑。
 
  那個瞬間改變了一切。
 
 
  文獻參考:
 
  [1] Hansen, P. H. . (2013)。 The Summits of Modern Ma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D片來自戈爾、視覺中國)
 
 

注:本文系作者 admin 授權融媒體發表,并經融媒體編輯,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我要圍觀…
705人參與 36條評論
  • 最熱評論
  • 最新評論
加力那24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Taso韓先生28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加力那28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Taso韓先生24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admin

關注

現專注于互聯網行業—公關領域。興趣廣泛,熱愛傳統文化,以及看書,閑時寫些文字等。

  • 17萬閱讀量
  • 17萬文章數
  • 3評論數
作者文章
  • 深山藏不住有夢的眼睛

  • 提問題發牢騷容易,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難

  • 清華大學后勤人:芝蘭有位“雙語”阿姨

  • 2027年會是解決臺灣問題的最后期限嗎?

  • 詹國樞:挫折驟然而至,老詹如何應對

關于我們 |加入我們 |廣告及服務 |提交建議
友情鏈接
賽迪網 |鈦媒體 |虎嗅網 |品途網 |i黑馬 |果殼網 |砍柴網 |創業邦 |易觀網 |凱恩思 |蜜蜂網 |獵奇網 |企業網
Copyright?2003-2015 融媒體版權
粵ICP備05052968
加藤鹰